殷实把这段经历归结为“当时太单纯”,现在他已经不会接受口头承诺的期权。